您的位置 : 五四阅读网 > 资讯 《神女凶萌》章节目录by白鲤无广告全文阅读

《神女凶萌》章节目录by白鲤无广告全文阅读

时间:2019-10-09 09:08:36编辑:乐萱

专为书荒朋友们带来的神女凶萌讲述了韩江雪夙厉爵的事情,大神作者白鲤以男女主之间的感情纠葛作为主线收获了大批读者的关注。她从他的营帐起身,刚刚披上了衣服,却被他扔给了手下的军士们。她说:我已经是你的人了。他却推开了她,说她比出去卖的还不如。一夕之间,三千青丝化为雪,换来了犀利的少校女军医附体重生。本是狂妄铁血女特种兵,又自带了医疗设备和计算机空间金手指,岂能容忍这等屈辱?一刀割断长发,自此过往恩断义绝!一代弃妃从小兵做起,杀人之余,医毒道术更是让人心惊。“江雪,来给本将军更衣!”“滚蛋!老娘作死了才会给你穿衣服,尼玛,自己没手没脚啊?”

《神女凶萌》 第10章 晋姨娘 免费试读

差点没怀疑眼前的大小姐是不是假的。不过她心底很清楚大小姐还是以前的大小姐,她身上的胎迹,还有对以前事情的记忆,都只能是大小姐本人才知道的事情。

归根结底,许是未嫁失身,又被夙将军抛弃,这对大小姐来说,打击实在是太大了。

那改了性格,变得聪明了,也自然不算什么大事。

红桃反而更是心疼自己家的小姐,只想着多劝劝小姐,让小姐放宽心,至于以后还能不能嫁个好人家,这事儿也还得一步步地走着看!

韩铃玉怒气冲冲地就去找晋姨娘告状去了,又踹翻了守门的两个丫环,她也就直接闯入了佛堂。

“娘!那个韩江雪说我傻!你帮我教训她!”

晋姨娘抬眼看了她一下,却并不吭声,继续念着佛。

韩铃玉有些急了。

“娘!女儿受了这样的委屈,您不能不理女儿啊!”

说着,就要上前把晋姨娘给拉起来。

只是才走到了跟前,晋姨娘的目光阴冷地看着她的手,却是让韩铃玉忍不住打了个冷噤,便不敢动手了。

“娘……”韩铃玉跺了跺脚,一脸的不甘心。

晋姨娘看着自己的女儿,半晌,她皱起了眉头:“做事浮躁不用心,韩江雪那个不争气的,也能把你气成这样?还巴巴地到我这里告状,你也不嫌丢人!”

“娘!你怎么这么说女儿!”韩铃玉很不服气。“那个韩江雪有什么本事,还不是占着嫡女的名字,要不然我会被她给欺负成这样?娘!你要给我做主。”

“行了,你没什么事,少去烦她。反正夙世子的婚事,是没她的份儿了。她得不了好处,自然是要发发脾气。过了这几天,你再去找找她的晦气。到时候,娘在帮你。不至于因为这么点的小事,你就失了分寸。”

晋姨娘的话,总算是让韩铃玉的心情轻松了许多。只要娘帮她出气,教训那个不要脸的韩江雪还不是手到擒来的事?她这一下也就放心了。

“你啊,有时间把给老夫人过寿要的松鹤图给绣一绣,那也比什么都要强。”晋姨娘出身并不低,是杭州知府家的千金,本也是高贵的嫡女,高门高户的,祖父更是位极尚书的位置。本来做到正室的位置上,也是十拿九稳的事,偏偏她相中了进士出身的韩继业,便不顾家里的反对,跟韩继业私自有了首尾。

等到入了韩家的门第,她也才知道韩继业居然已经有了明媒正娶的夫人,而她奔者为妾,也只能做了个姨娘。以前并不觉得这有什么重要的,等到年纪大了,子女也已经成人,周围的人看到她,便是一副瞧不起的样子,她便也知道正室意味着什么。

这么多年,韩继业兢兢业业的,因南方苏杭治洪水有功,又曾经拼死救过当今的皇上,便升到了宰相的位置,又有韩家韩继业的妹妹做了贵妃,便得了一个韩国公的称号。也正是韩继业的身份高,她虽然是个姨娘,却也不至于像是以前那么说起来丢人了。

好容易又等到大夫人失宠,掌家权落到她的手中,晋姨娘心中的谋算愈发谨慎,毕竟现在的一切来之不易。

“下去吧!”

晋姨娘还没劝说韩铃玉几句,不一会儿,便有丫环来报,说是三小姐来了。

三小姐韩凤羽是这京城中最有名声的才女,晋姨娘对待自己不成器的二女儿可以不在乎,对于韩凤羽却是尽心尽力地教导,要让她成为京都名流,以皇后的规格走起的。而且教养请的都是宫中有名的嬷嬷,学了不少的风骨。

韩凤羽自己也很争气,今年才十三岁,就已经是四皇子的心上人,据说太子也对她刮目相看。

太子妃还未曾定下,这之后她是不是会成为一***,也的确是很难说的一件事。

“姨娘,听说二姐姐受了委屈了。”

韩凤羽才走近房间,那浑身的气派便让屋子里的摆设瞬间被掩盖,雍容华贵,温婉清新。这一番的美貌,虽然说输了韩江雪一点,在气度上却是远远把她给甩了很远的。

韩铃玉看到韩凤羽,亦并不是那么喜欢。

谁也不想走到哪儿都被一道光给盖住,不过,毕竟平日里韩凤羽对她不错,她倒也没开口说话。

晋姨娘看着三女儿,心中微微一喜。

“不过小事,你也不用管。马上老夫人过寿,你还要费心。最近功课吃紧不?”

“还好,多谢姨娘挂心。”韩凤羽眼睫毛微抬,话并不多。

晋姨娘也已经见怪不怪,这个女儿以后是要做皇后的,她自然有这个心理准备。

神女凶萌

神女凶萌

作者:白鲤类型:古言状态:连载中

她从他的营帐起身,刚刚披上了衣服,却被他扔给了手下的军士们。她说:我已经是你的人了。他却推开了她,说她比出去卖的还不如。一夕之间...

小说详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