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五四阅读网 > 资讯 探花道士在线阅读赵小若李小虎无广告免费看

探花道士在线阅读赵小若李小虎无广告免费看

时间:2019-10-17 07:27:00编辑:千枫

探花道士该小说的主角和配角叫赵小若李小虎,是一蓑烟雨打造的异术超能小说,目前正在连载中。探花道士

《探花道士》 第十章 施法 免费试读

那个老道士撒出豆子,向着父母挥了挥手,示意他们走远一些,然后那老道人转身点了三柱香,插入身前的香坛中,接着他扯过一件崭新的道袍穿在身上,在墙上拿下一把黝黑的宝剑,那把剑通体黝黑,泛着奇异的光泽,居然看不出是什么材质,剑身两面都有七点黄色的光泽,组成一个北斗七星的形状。
这老道士穿上崭新的道袍,一把黑色宝剑拿在手里,哪里还是刚才邋遢猥琐的模样,只见他神采奕奕一下子似乎年轻了几十岁,整个人看上去有些模糊,给人一种不真实的感觉。
老道人随手拿起桌子上他刚画好的一沓符纸,把那些符纸围着刚才撒出的黄豆一张一张的摆好,黄豆围成了一个圆形,而那些符纸共有八张,摆在黄豆的外围,父亲在门口望去,见那符纸正好是一个八卦模样。
“道爷这是在干嘛?”父亲有些奇怪的向身边的中年道人问道。
“这是在布阵。”中年道人虽说不懂术法,但是毕竟也读了几年道经,一眼就看出这老道人布的是一个阵法,但是这阵法的名字和用途他却不知道。
画符和布阵,都是一个真正道士必须精通的法门,今天这老道士布的阵是一个锁魂阵,所谓锁魂阵就是锁住一切冤魂厉鬼,把他们困在阵中,避免跑掉。
只是现在这个阵却是一个死阵,因为不管什么阵法都需要一个阵眼,有阵眼,这个阵才能算是一个真正活阵。
老道人摆好符纸之后,转身在桌上拿起一把铜钱,想了想后却又放下,拿起了旁边一块黄色的圆形玉佩。
铜钱和玉都是道家经常用到的法器,而这个老道士最终舍弃铜钱,用玉做了阵眼是因为玉佩的性质相对于铜钱要温和许多,对鬼怪的杀伤力要小上许多,原因就是铜钱乃是阳间货币,不知道经过多少人手,上面阳气沾染的太足。
道家一般是驱鬼、劝鬼、镇鬼,但是不会轻易的灭鬼,因为鬼魂是人类的本源,可以投胎往生,魂飞魄散是人间最凄惨的事情,若是把一个人给直接弄得魂飞魄散是最大的杀孽,有违天和,一般都是劝鬼往生投胎转世,只有碰到真正的厉鬼恶魂,道人才下必杀手段,让他直接魂飞魄散,消除在三界五行。
老道人拿着玉佩走到了阵法的中心,也就是我躺着的桌前,把那块玉放在了我的身旁,紧接着他闭上了眼睛,嘴里不知道念叨着什么,而门口的三人看他的身形也越来越模糊,好像随时都可以随风而去一样。
只一会功夫,老道人停止了念叨,紧闭的双眼猛地睁了开来,就在他睁眼的一瞬间,整个人的气势陡然的爆发,让旁边众人不敢直视,紧接着那道人用奇快无比的速度抬起双手结成了一个手印。
那个手印极为复杂,在外人看来根本就分不清哪根手指是哪根手指,盘知错节在一起,组成了一个极为复杂和怪异的图案。
掐好手诀,那老道人口中又默念几声咒语,紧接着掐着法诀的双手向上一抬,口中大喝一声:起!
随着他的这一生大喊,门外的众人只感觉原本平静的房间中忽然挂起一阵狂风,那老道人举着手臂,站在房间里,风吹动他的衣裳,给人一种恍惚不清,又玄妙无比的感觉,好像这个普通的茅草屋瞬间自成一方天地,与俗世再无关系。
但是令他们震惊的事情还在后面,房间里的那股风只是刚起来就变的平静下来,奇怪的是这么大的风居然没有吹动地上的符纸半分,随着那老道人喝声停止,原本静静摆在我身边的那块黄色的玉佩却隐隐的发出了黄色的光泽,而整个房间的空气也变得越来越粘稠,让人连呼吸都觉得十分费力,就好像这房间是一个独立的紧闭的空间,连空气都没有办法渗入。
桌上的玉佩一开始只是发出淡淡的黄光,那些光线看上去极为温和,让人感觉十分的舒服,但是紧接着那块玉佩变的越来越明亮,直到那玉佩上的黄色光芒笼罩了整个房间。
而最为奇特的地方就是,在那玉佩黄色光芒的笼罩之下,原本静静的躺在地上的八张符纸居然像有了生命一般,缓缓的漂浮了起来,那些组成八卦图形的符纸就这样缓缓的飘到房顶,从上而下的笼罩住了整个房间,房顶的符纸和桌上的玉佩,将整个房间覆盖的再无半点死角。
房间里的奇异变化把门口的父母给看的目瞪口呆,下巴都快掉到了地上,就连那个中年道人也给骇的大睁着眼睛,实在是想不到这个住在后山的奇怪老道士能有这一手神奇的本领。
那些符纸飘到了空中,这个锁魂阵也算完成了,而那老道士在桌上玉佩发出的黄光中身形飘忽,有如仙人一样。
这么一个大阵结成他的脸上居然看不出半点疲惫之色,双眼神采奕奕,神情平静,似乎这么一个锁魂阵对他来说只不过是个小儿科而已。
那老道人这时又拿出一张符纸,只是这张符纸不像漂浮在空中的符纸一样,而是一张干净的没有作画的普通黄纸。
老道把黄纸放在桌上,用嘴咬破了右手食指,那指头上流出鲜红的血液,紧接着道人就用指头上的鲜血在黄纸上画起了符。
父母和中年道人根本看不出他画的是什么符,不过看着老道士眉头紧锁,一脸慎重的样子,知道这道符肯定重要无比。
画好符纸,老道等它风干,让后拿起那张用他血液化成的符纸贴在了我的胸口上,紧接着他右手持剑,左手掐诀,脚下迈着奇怪的步伐围着我躺的桌子开始一圈一圈的走了起来。
说走似乎不太贴切,因为现在老道人的步伐就好像喝醉了酒的人在跳舞一样,身子东倒西歪,但是脚下却很稳,而且随着走动,他的口中不停的念着咒语,至于念叨的什么,门口的父母和中年道人根本听不懂,在围着我走的过程中,老道人的右手平举宝剑,左手也抬到胸前,五指指交叉重叠,不停的变换着各种形态。
老道士围着我越走越快,到最后只能看到一团模糊的身影,就在门口的父亲就要看的眼花缭乱的时候,那老道人却猛地停住了身子,直直的站到了我的身前,右手向前一伸,又快速的收回,和左手紧紧的贴在一块,那原本被他拿在右手的黑色宝剑就像脱离了重力一般悬浮在我身体之上。
紧接着他伸出两只手,十指交叉做了一个法诀,空中大喝一声:出!随着喝声,两手也指向了我的胸前,此时的老道眉头紧皱,脸上神情凝重,似乎做法到了最为紧要的关头,看到这个情形,门口的三个人吓得连大气也不敢出,只是紧紧的盯着房间里面的变化。
接下来奇怪的事情随着老道的喝声也紧接着发生了,只见他指出两手的法诀之后,原本平静的房间了突然平地刮起了大风,那风不知道从什么地方刮来,就这么莫名其妙的刮的房间里一片昏暗,而且这阵风阴冷刺骨,把门口的父母和那个中年道人给吹得不由自主的打了个哆嗦,这风邪性的厉害,就像来自黄泉地狱一般。
房间里本来只有一盏,这时又被风刮的火苗忽闪忽闪的看着就要熄灭,更让这个破旧的茅草屋显得诡异神秘,房间里的老道和我的身影也变得愈加模糊起来,门口的父亲出了一身的冷汗,咽了口唾沫来压惊,这时母亲也哆嗦这伸出手,握住了父亲的手,两个人对望了一眼,都是脸色苍白,他们哪里会想到能看到这种场面,早就给震撼的不知道该说些什么。
父亲嘴唇动了动,想要说些什么来安慰母亲,不过还没等他张口,房间里接着传出的声音吓得他差点就要跳了起来,背后的汗毛直竖,起了一身的鸡皮疙瘩。
原来就在那股好像来至黄泉地底的阴风吹起来的时候,原本安静躺在桌子上的我却是突然浑身颤抖起来,紧接着我的四肢突然绷得直直的,而且还在不停的颤抖,看上去似乎十分痛苦,然后我张开了嘴巴,发出一声大喊。
这声大喊根本不是人类能够发出的动静,那声音凄厉嘶哑,又有些女性的尖利,幽幽怨怨,就像是冤魂厉鬼的嚎叫一样,听得人耳膜好像被针扎一样,而且这声音似乎有什么魔力一般,让听到的人心头一酸,差点要跟着那声音掉下眼泪。
儿子是母亲的心头肉,门口的母亲见我叫的这么可怜,立马就忍不住了,身子一动就要冲进来,父亲和中年道人连忙伸手把她给拉住,而房间里的老道人却没有什么动作,只是站在我身前静静的看着这一切。
叫声停止,原本绷得笔直,不停颤抖的我也渐渐的变得安静下来,房间里的风也停了下来,只是房间里的视线还是那样模糊,空气也粘稠的可怕。
紧接着一抹幽幽的白色光团无声无息的在我的天灵盖泥丸宫的位置飘出,泥丸宫就在人的头顶正中,刚生下来的小孩泥丸宫很薄,有的一喘气都能看到那地方好像没骨头一样一鼓一鼓的,这个地方可是人最重要的命门所在。
一般的道家认为人的主魂就在天灵盖的泥丸宫,而人的魂魄进出也都是通过泥丸宫这个地方,人死后的魂魄就是在这个地方出去的,如果这个地方被邪物进入,这个人也就废了。
当初赵小若的冤魂就是通过我的泥丸宫进入我的身体的,所以现在这个老道做法就是为了逼出躲在我泥丸宫中的赵小若。
探花道士

探花道士

作者:一蓑烟雨类型:奇幻状态:已完结

隔壁搬来一个漂亮女邻居,没想到她会让我去她房间,谁知道春风一夜之后她居然会变成了一只鬼!而我也阴差阳错的成为了一个道士。厉鬼冤魂...

小说详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