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五四阅读网 > 资讯 《乡捕相公乡道妻》最新章节免费阅读by满江红叶无弹窗小说

《乡捕相公乡道妻》最新章节免费阅读by满江红叶无弹窗小说

时间:2019-10-21 09:23:45编辑:新蕾

乡捕相公乡道妻该小说的主角和配角叫宁松萝周举岩,是满江红叶所写的一本原创新作,已上架微小宝。全书主要讲述作为一个野花般恣意生长的乡下妞,宁松萝最大的愿望就是嫁给村里面容貌最好的儿郎,于是这么多年,她都在她认为最好的那一个身后不停追赶。谁知一朝某男来,定定立在她身旁:娘子,我容貌不好吗?宁松萝:好,简直比得上天上之谪仙,但我早已心有所属,所以……某男:所以,咱回家……

《乡捕相公乡道妻》 赤子之心晚娘情(一) 免费试读

“宁家子孙永远不休不弃不和离!”

就像个魔咒一般,在宁松萝的耳边萦绕,久久不息。

“怎么会这样?”宁松萝喃喃自语:“不休不弃不和离,如何和曲径山在一起?”

老爹怎么了?为何要宣布这样的事?周举岩给了他什么好处,他竟他做事至此?

恍惚间,宁松萝觉得离曲径山越来越远,明明浓情蜜意明明只分开两天,但不知怎的,宁松萝总觉得她和曲径山之间,好似已相隔万水千山。

而如今,则被明令告知,这辈子都不能和心爱之人把手相牵,这种打击,宁松萝怎能承受的起?

当然,宁松萝也没忘记,罪魁祸首乃是周举岩:

要不是与他成亲,怎会等不到曲径山有了功名再娶她?

要不是成亲之时他百般阻挠,她怎会成了他的妻?

要不是他将合卺酒杯调换,她又怎能错过与心爱之人见面?

当然,还有今天的“县城之行”,别人想当然以为,有个乡捕不错,但宁松萝知道,周举岩别有目的。

这里被隔离数十上百年,有能力的人更不在少数,为何非选他为“乡捕”?还不是作为他“入赘”宁家的交换条件?

更有一层隐秘,只有宁松萝才知道:县太爷乃老爹好友,老爹力荐,他不会说半个“不”字。

说来说去,都是交易!看来看去,就是算计。

虽然她知道,老爹不惜用交情给周举岩换官职定有原因,但依旧无法抵挡她对周举岩的鄙夷。

毕竟任何一个正常男人,都做不出“入赘”换“仕途”的龌龊事来。

“还不走?留在这里晒月光?”

等宁松萝缓过神儿来,见众人都已离去,就连老爹也不见踪迹——显然已出发了。

周举岩竟没叫她!

真岂有此理!

当然,此时和周举岩吵架,她也没这个精力。。

吃完饭,宁松萝没回屋里,而是一头扎进老爹的房间,默默生气,都是什么事啊?好好的,怎么就变成这个样子?

“娘子……”周举岩几次叫喊:“父亲大人留了东西,要不要出来看?”

“哼!”宁松萝气鼓鼓不理,与其出去费心出去和周举岩周璇,就不如多看看父亲屋中的玄门典籍,毕竟老爹“世袭”的话已说出去,她不接受也要接受了。

但玄门知识说起来容易,学起来真难,单分类就好几种:看相摸骨堪舆风水乞雨求仙扬善捉鬼等等,让人看了就眼晕。

但为了明天出摊不两眼一抹黑,为了自身的安全着想,宁松萝只能强迫自己坚持。

虽然昨天周举岩是没对她做什么,但也不能保证以后她就是安全的啊,毕竟他们是“夫妻”,要是发生些什么,好似人们也不会理。

所以没办法,她只能学着自己保护自己,而她的那些珍藏,成亲那天都用了个干净,有时间一定要再打一些,以备不时之需。

时间就这么一点点过去,宁松萝看一会儿,走一会儿,然后再看一会儿,就这样过了一夜。

等天光大亮,宁松萝方出屋洗漱吃早饭,穿麻衣。

穿麻衣,乃宁家习俗。

只要世袭乡道,出摊时,必穿麻衣,古曰,“麻衣神相”,就是取此意。

而所出的摊位,也是宁家世袭,就在方远村头儿,用细竹竿挂着布条,上面遒劲有力写有两个大字——仙师。

相传这两个字,乃大邺开国太祖所赐,只要宁家子孙见官,自大半级,但不知为什么,宁家人都很少出方远村,所以宁松萝对老爹的这次出门才意外。

当然,那些事情宁松萝管不了,她现在能做的,只能是尽量面上平静了。

心中的忐忑嘛,则是控制不了的,此时宁松萝就怕一件事——愧对祖宗。

好在一上午时间,并无一单生意,宁松萝则趁空闲,连忙抓紧看书,而就在她以为今天就要这么过去的时候,竟有生意来了。

来者长相粗犷,满脸络腮胡,一双铜铃般的眼睛,盯的宁松萝浑身发紧。

当然,自幼生长在村里,来人宁松萝自然认识,他叫渚毛峰,乃宁松萝幼年的玩伴之一。

渚毛峰大宁松萝两岁,但也是一起长起来的,小时候和宁松萝一样,都是让长辈头痛的存在。

而因为他们都没有母亲,所以关系上还算亲近。

不过后来二人就有了本质的不同,因为渚毛峰的爹娶了续弦,渚毛峰在晚娘的管教下甚少出门,而宁松萝多数又和曲径山在一起,久而久之,就没联系了。

他此时过来,会有什么事情?

“宁,仙师!”很显然渚毛峰对宁松萝这么称呼也有些别扭:“你既世袭了乡道,那肯定就有了法力。”

“啊?是啊!”虽然面对发小,宁松萝也只能硬着头皮应。

万事开头难,宁松萝已打定主意,什么事都要接下。

“那就太好了!”渚毛峰喜出望外,一双眼睛里全是笑意,一双大手搓来搓去,好似有些话不好说出来。

“有事细说当面。”宁松萝咬牙往下问。

“啊,是这样,我想劳烦仙师往我家一趟,助我渚家定棺捉鬼。”

“啊?”

“啪!”

宁松萝一着急,身体一颤,将桌子上的阴阳镜碰了下去,阴阳镜在地上打了好几个旋儿,方拍倒在地。

宁松萝则借拣铜镜的时间,快速平复心情。

这不开玩笑吗?宁松萝暗暗叫苦。

她看相算命还没弄明白呢,怎么定棺捉鬼?

就好似让一个刚出生的婴儿马上让下地走,她就是有这个心,也没这个力啊。

“有什么问题?”渚毛峰也不是傻子,自然看的出宁松萝没底气。

说实在的,他的底气也不大,要不是出山困难,他也不会轻易找一个刚世袭乡道的宁松萝。

“当然没有!”宁松萝硬着脖子死磕:“但凡我宁家之物,皆有灵性,而这面阴阳镜尤甚。”

宁松萝开始拿出“睁眼说瞎话”的特性:“而它刚才掉下去,就是要吸引我的注意力,届时我定棺捉鬼,它可相帮一二。”

“啊!原来是这样啊?”渚毛峰马上脸上稍霁,打消了疑虑:“那既然这样!我们现在就走吧?”

“好啊!”宁松萝硬着头皮答应……

乡捕相公乡道妻

乡捕相公乡道妻

作者:满江红叶类型:穿越状态:已完结

作为一个野花般恣意生长的乡下妞,宁松萝最大的愿望就是嫁给村里面容貌最好的儿郎,于是这么多年,她都在她认为最好的那一个身后不停追赶...

小说详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