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五四阅读网 > 资讯 大禁婆三丫宝儿最新章节免费阅读

大禁婆三丫宝儿最新章节免费阅读

时间:2019-10-24 10:16:34编辑:绮莲

大禁婆

推荐指数:10分

《大禁婆》在线阅读全文

经典美文《大禁婆》由著名作者冉小狐°最新写的一本悬疑灵异风格的小说,书中的主角是三丫宝儿,文中感情叙述细腻,情节跌宕起伏,却又顺畅自然。下面是简介:渔人耕海牧渔,为求海富人安,历来都会恪守些特别的禁忌和习俗。我生于海,长于水。我的故事,要从海里打捞上来的死狗都需被厚葬的习俗讲起……

《大禁婆》 第四章 分离 免费试读

  听到急促敲门声,我猛的哆嗦了一下。

  不等我再有所反应,我紧接着再听到有谁跳入我家院子的动静,以及快速靠近正房的一瘸一拐脚步声。

  “宝儿,快点开门。”随着脚步声到达正房门外,庄姨难掩焦急声音即时传来。

  听到庄姨声音,我瞬间酸涩了眼眶,快速翻身下床拿着手电筒去打开正房房门。

  随着我打开正房,我再见庄姨。

  庄姨看起来很是狼狈,她满身泥土脸色惨白右腿裤管满是鲜血。

  庄姨没给我开口的机会,她在我打开正房后的第一件事,就是抬手砍昏了我。

  等我再次醒转,我正咬着毛巾,脖颈以下身体都浸泡在浴桶里,庄姨正握着一黑色瓷瓶,坐在浴桶外面满脸凝重的望着我。

  我浸泡在水里的每一寸肌肤,都如刀割一般疼痛难挡。

  太过熟悉如此难捱泡澡感觉的我没有乱动,只强自忍耐着不适感觉,问询目光望向庄姨。

  从我有记忆开始,每逢月中,庄姨都会强迫我泡澡不多不少一个小时。

  我一直不知道庄姨在水里加了什么,每一次月中泡澡,我都会痛的死去活来。

  每每那个时间段,庄姨都不复平日里的温柔可亲,不但冷着脸不理会我的哀求,还会训斥我不许哭出声。

  月复一月,我再泡澡时候,渐渐不再哀求,渐渐只咬牙忍耐。

  每次泡澡结束,我都会虚脱不已。

  庄姨虽然满眼心疼,但拒绝回答我关于月中泡澡的任何问题。

  除了泡澡事情,庄姨可谓是万事随我。

  此刻不是月中,我本不该这么快就再经历一次难捱泡澡。

  随着我问询目光望向庄姨,庄姨尽敛凝重表情柔声开口。

  只等我这次泡澡结束,我以后月中都不用再重复难捱泡澡,她会带我离开浔埔村。

  她已经知道,村里这几天发生的一应事情。

  她身上的伤没有大碍,我不用担心什么。

  庄姨讲到这里,边提醒我待会儿会更加难捱,边拔掉了她手中黑色瓷瓶的瓶塞,将里面的无味白色粉末尽数倒入浴桶。

  白色粉末遇水即溶间,我的难捱感觉瞬间飙升百倍。

  我不可遏制双脚狂蹬着浴桶底部想要即时逃离浴桶,却被庄姨死死按压住了双肩。

  几息之间,无法逃离浴桶的我已痛到无力挣扎意识涣散。

  “宝儿,庄姨是个没用的。庄姨没想到,我们躲在这里,还是没能避开他们,他们终究还是来了……”我意识开始涣散间,隐约听到庄姨的无奈叹息声。

  紧接着,我彻底失去了意识。

  我再次恢复意识时候,已躺在不知名的黑暗空间里,虚脱到连动弹下手指的力气都没有。

  我心中瑟缩想要张口呼唤庄姨,却是一点声音都发不出。

  正在这个时候,我的上空有木板被掀开的动静传来。

  没多久,我再见光亮再见庄姨。

  借助光亮我看到,自己所躺的地方是自家床下的深坑里,庄姨已换上一身干净衣服。

  随着庄姨扶起我喂食我小米粥,我发现自己的长发已被剪短,身上穿着男孩的服装。

  我所躺地方的左手边,有仅容一个成年人爬行通过的窄窄地道。

  我心中有无数疑问等着庄姨解惑,但庄姨对我的问询眼神无视的很是彻底。

  庄姨难掩心急,她沉默着尽快喂食完我小米粥后,将一大包干粮和一罐水,还有一个手电筒以及一把黑伞快速搁在我身边,再将一张银行卡和一沓钱塞到了我的口袋里。

  “宝儿,如果等到干粮吃光或水喝完庄姨都没有再来,你就顺着地道出去。”庄姨告诉我银行卡密码后,勉强笑着揉揉我的头顶。

  “十二年后的今晚,你再撑着这把黑伞回来找庄姨。”庄姨先告诉我此刻的农历,再提及黑伞时候,叮嘱我平日里不要轻易打开黑伞,以免多惹是非。

  “在此期间,你不要再回浔埔村,不要再跟浔埔村的任何人联系,更不要试图打听浔埔村和我的消息,不然,不但你会没命,庄姨也会没命。”庄姨的表情很是严肃。

  “以后的日子,不管你遇到什么难题,你都要努力的活着。庄姨会照顾好自己,你更要照顾好自己。”庄姨语速很快的讲到这里后,深深望一眼我,匆匆离开深坑再盖上了我上空的木板。

  随着庄姨再盖上木板,一直在我眼眶里打转的眼泪立刻溢出了我的眼眶。

  我无声哭泣着,心如浮萍。

  我只感,庄姨十有八九是不会再来。

  对于我而言,我宁愿死在庄姨身边,也不想跟她就此分离。

  太过虚脱,我没哭泣多久,就昏睡过去。

  不清楚睡了多久,等我再次醒转时候,我饥肠辘辘已经能从地上爬起来。

  我在地上摸到手电筒后,借助手电筒的光亮开始进食。

  尽管很饿,我还是小口吃着干粮小口喝着水。

  我没忘记庄姨讲过,等到干粮吃光或水喝完她都没有再来的话,我就要顺着地道出去。

  我想要将等待的时间,拖到最长。

  我吃喝到三分饱,也就停止进食,再继续躺下恢复体力。

  接下来时间段,我持续待在地下,直到干粮吃光,再直到水喝完。

  在此期间,我听不到多余动静无从知道地面上的情况,庄姨始终没有回来。

  在此期间,我将自己跟庄姨相处的点点滴滴都在脑海里过了一遍,只感庄姨其实一直都在为分离做准备工作。

  我虽然只有十岁,但庄姨已教会我如何自理自立。

  我之前根本不知道,床下居然有地道。

  毫无疑问,庄姨隐瞒了我太多秘密。

  我很是怀疑,自己之前意识溃散时候,庄姨提及的他们,就是二爷口中的暗中作祟之人。

  我喝干最后一滴水后,迟疑良久,终是拿着手电筒和黑伞,开始沿着地道朝前爬去。

  庄姨跟我讲的很明白,我如果贸然回去,不但自己会没命,还会连累她丢了性命。

  我不能,连累她丢了性命。

  我边爬边无声泪落,心中默默发誓,自己之后不管多苦多难,都一定要努力活到十二年后。

  我在地道里爬爬停停经历漫长时间后,终是爬到了地道的出口。

  随着我费力推开将地道出口完全挡住的大石头,我看到天色已近黄昏,自己已经到达位于距离浔埔村较远处的一座荒山的半山腰。

  我立在山上远眺浔埔村,看到浔埔村的四周围绕着黑色雾状物。

  有花蛇这个时候从我脚边的草丛里经过,我快速弯腰伸手捏住它的七寸,再拼尽全力将其活活捏死后,就地坐下开始生吃蛇肉。

  我清楚野生蛇类含有最多绦虫,但我已许久没有进食。

  我勉力克制着自己对生蛇肉的呕吐感觉,直到将花蛇吃的一干二净,再最后望一眼浔埔村后开始下山。

  经过有泉水的地方时候我停了下来,先喝饱后,再准备清洗下自己后再继续上路。

  地道潮湿,我已满身泥泞。

  我不清洗下自己就下山,势必会招来多余关注。

  我脱掉衣服后,怔愣当场。

  不知何时,我已变成了男儿身。

  我没怔愣多久,也就接受了自己已然变性的事实,开始先清洗衣服再清洗身体。

  我还活着,足矣。

  变不变性,对我来说并不重要。

  我清洗完身体后,随即穿上湿漉漉衣服装好银行卡和现金,攥着黑伞和手电筒继续下山。

  我到达山脚下时候,天已经黑透。

  我没有停下,借助手电筒的光亮继续往最近的镇子上赶。

  赶路时间段,我再想起庄姨,不由得再次泪目。

  不等我走到镇子,手电筒已然快要没电。

  持续闷头赶路的我准备关闭手电筒时间段突然发现,不知何时,我身后和两侧已有重叠狗影和密集血色双眼。

  如此情况,我顿时手脚冰冷僵在原地。
大禁婆

大禁婆

作者:冉小狐°类型:灵异状态:连载中

渔人耕海牧渔,为求海富人安,历来都会恪守些特别的禁忌和习俗。我生于海,长于水。我的故事,要从海里打捞上来的死狗都需被厚葬的习俗讲...

小说详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