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五四阅读网 > 资讯 猎魔档案王东原惠敏未删节小说全本阅读

猎魔档案王东原惠敏未删节小说全本阅读

时间:2019-10-26 16:17:34编辑:宛海

独家新书《猎魔档案》是来自百里安著作的悬疑风格的小说,文中主角是王东原惠敏,书中感情线一波三折,却又顺理成章,整体阅读体验非常不错。下面看精彩试读:分明的世界,人便是人,妖便是妖,魔终是魔有些人虽然披着人皮,但是却被邪心左右,堕入魔道有些魔虽然生着魔壳,但是却生着一颗善心,超脱世间的邪恶污浊的世间,魔心被人的尔虞我诈污染,黑的让人可怕。复仇的怒火不停的燃烧,沸腾的魔血融化掉了仅存的理智..

《猎魔档案》 紧扣的双手 免费试读

中国,雍州省凤凰市刑警大队审讯室。

对面的谢思低着头,抿着嘴唇,眼珠子左右的扫动。她的腿不知道为什么,抖个不停,双手捏着裤腿,不住的搓着。

谭子彰和安思予坐在一起,却也不问,就是一直盯着谢思看,手中的烟一支接着一支,审讯室里面已经是烟雾弥漫,缭绕的人心烦。

谭子彰却还不满足,竟然连续点着四只烟,自己抽一支,在烟灰缸里面还放了三支。这刺鼻的味道直往谢思的鼻子里面钻,终于到了谢思忍耐的极限,她不免咳嗽了两声。

谭子彰满意的点了点头:“哦,不好意思,女孩子受不得烟味。那个谁,把空调打开!开到最低!吹一吹就好了”

这审讯室里面的空调正好对着谢思,冷风呼呼的,直往谢思的脖子里面灌。谢思起了一身的鸡皮疙瘩,却又不得伸手去拢衣服,只好缩了脖子。

再看谭子彰二人,已然裹着大衣,没有一点畏惧寒冷的意思。

过了大概十分钟,谢思身体已经像是筛糠一般的抖动了,牙齿碰撞个不停。“阿嚏!”,谢思还是没有忍住寒冷,冷不丁的打了一个喷嚏。

谭子彰满意的点了点头:“小姑娘,你的心思很缜密,也够冷静,但是你却没有将这缜密的心思用在正处,你这是何苦呢?”

谢思一边抖动身体,一边抬头扫了谭子彰一眼:“你,你说什么,我不知道。我只不过是去商州旅游,我不明白你为什么要将我拦下!”

谭子彰眯了眯眼睛:“小姑娘,你要明白,我这么问你,就是在给你机会,你还年轻,态度好的话,还可以重新做人,你要知道,有些事情,我们说出来,和你自己说出来,差别很大的!”

“我给你五分钟时间,你想清楚再说话!”最后一句话,谭子彰将每一个音都咬的很重。

“那个谁,把空调关了,然后再给小姑娘倒一杯热水来!”,谭子彰又喊了一句。

“小姑娘,你既然心思如此缜密,我想权衡之间,你能做出利弊的取舍,仔细想,从现在开始计时”

谢思闻言,抬头看了谭子彰一眼,随后从小警察的手中接过了热水,紧抱在手心,再一次将头低了下去。

谢思将脚紧紧靠在一起,以抑制频繁的抖动,同时她抱着杯子的双手开始互相摩擦,弄得杯子不停的摇动,里面的热水溢出来了不少,有些洒在了谢思的手中。

但是她好像完全没有感觉到烫一般,还在继续着摩擦。

时间过了大概一半的时候,谢思突然开口:“我,我想抽烟”

谭子彰并没有感到惊讶,很自然的点着一支烟,然后给谢思递了一支。

谢思接过烟,狠狠的吸了一口,却被呛的直咳嗽,眼泪不听话的从眼眶中冒出:“呵呵,这,这烟劲有点大”

谭子彰没有说话,而是给安思予递了一个眼色。安思予当即会意,拿起笔在笔录簿上刷刷的写了起来。

谢思又抽了一口,这才一边吐出烟,一边说道:“他虽然木讷,但是很可爱,只属于我一个的那种可爱,你知道吗?”

谭子彰点了点头:“你们是怎么认识的?”

谢思脱口回答道:“在一个校外的计算机二级培训课上认识的,他当时是助教。我经常去问他问题,他以为我是不懂,其实我只是为了离他近一点,再近一点”

“你不知道,他很腼腆,和女生说话都能脸红的那种。他也很温柔,说话细声慢气的,他笑起来侧脸也很好看,他和学校里面那些没有什么本事,还喜欢装的男生不一样”

谭子彰端起面前的水杯喝了一口:“然后你们就在一起了?”

谢思点了点头:“是,我追的他,我对他好,他也对我好,我很喜欢他,我愿意奉献我的一切给他,我们说好了要过一辈子的!”

“既然你们这么相爱,你为什么要杀死他?”

谢思闻言,突然抬起头,侧着脑袋,睁大眼睛看着谭子彰:“什么?我没有杀死他,没有!我只是,想让他一直陪在我的身边!”

谭子彰皱了眉头:“嗯?你的意思是,他要和你分手?”

“不是他,是他妈,他妈嫌我是个学生,嫌我没什么用处,嫌我不会过日子,嫌我什么都不懂,所以逼他和我分手,他拗不过他妈!他•••”

谢思还要继续说下去,却被谭子彰打断掉了:“说一说,你怎么知道最近发生的案件的细节的?”

谢思望着谭子彰:“你这么聪明的,难道猜不到?”

谭子彰勾起嘴角,伸手弹了弹烟灰:“小姑娘,有意思。好,那我就来猜一下啊!”

“听你的口音,你应该是本地人。但是看你的穿着打扮,你不像是家境富裕的,衣服都是森马美邦的,应该不会居住在高档的小区”

“我记得在城西有一片老居住区,里面住的大多是一些外来的务工人员,还有一些事业单位的老家属院。看新闻城西最近积水,下水道里面的污水倒灌出来了,路面积水上飘这一层油渍”

“你的鞋帮上的黑色残留,应该是油渍吧!我想你应该住在城西,而且应该居住在一个事业单位家属院,或者是附近的哪个小区,最有可能就是在警队的家属院之中”

“我记得刑警队有个警察他爸住在那边,老爷子微胖,了解一些作案的细节,你应该是在他那里听说的,然后模仿作案,我猜的对吗?”

谢思点了点头:“完全正确”

谭子彰将手中的烟蒂按进烟灰缸之中:“讲讲案件的一些细节”

“什么细节?”

“那就把整个的作案过程都讲一遍,我会提一些问题给你,你想清楚了回答”

谢思摊了摊手:“我现在已经这个样子了,你们随便吧!”

昨晚,雍州省凤凰市。

大概在晚上九点的时候,谢思拖着旅行箱,走到了距离水木清华小区不远的一个快捷酒店住了下来。

一个多小时候,一个身着黑色卫衣,带着鸭舌帽和口罩,身形瘦小的男子从酒店电梯口走了出来,压低鸭舌帽,匆匆走出酒店。

大概二十分钟之后,这个男子进了水木清华小区,径直走到了陈近云居住的居民楼里面。陈近云此时正在打游戏,听见有敲门声,便放下手机,去开门了。

显然,门口的陌生人令他不知所措:“你好,请问你找谁?”

男子闻言,放下卫衣,摘掉鸭舌帽,一双大眼睛直勾勾的望着陈近云:“近云,是我”

陈近云看到是谢思之后,不知所措的神情突然全部消失,取而代之的,是无尽的冷漠:“你还来干什么?我的话已经很清楚了,我妈不同意,我也没办法,我所有的积蓄已经打到你的卡里面了,你还要怎么样?”

谢思闻言,眼睛突然就朦胧了起来,哭腔显了出来。她伸手从口袋离开拽出那张银行卡:“你混蛋!难道你我之间的感情,是可以用钱来衡量的!我不要钱,我就只要你!我只有你了!你不要这样好不好?”

说着,谢思突然上前,双手抱住陈近云的脸颊,嘴唇就吻了上去。

陈近云当即一把推开谢思:“你别这样!我真的没有办法,你放过我好不好?”

谢思瘦弱的身体不知道哪里来的力量,竟然一下子冲进来,将陈近云推进了屋子里面,然后自己跟进去关上了门。

还未等陈近云反应过来,谢思便又吻了上来。陈近云突然就狂躁了起来,竟然用力将谢思推到在地上:“你我真的已经结束了,你何必如此?学校里面还有很多的比我优秀的男孩子,你为什么一定要这样?”

“是,当时是我的错!是我太冲动了,是我没有把握好尺度。但是你还没有看清吗?你我根本就是两个世界的人!你我不可能走到一起的!”

谢思蹭的一下子站了起来,歇斯底里的喊道:“我知道,你妈看不上我,但是,但是以后的路是我们两个走,合不合适只有你知道,关你妈什么事?”

“况且,况且老人家最看重孩子了,要是我们能生一个孩子,你妈肯定会同意的,对不对?肯定会同意的,是不是?”

陈近云伸手抱住自己的脑袋,狠狠的揉了两下,疼苦的喊道:“我,我不能不听我妈的!我是我妈一手带大的,我不能这样,不能•••”

谢思闻言,整个身体都在颤抖:“那,那我算什么?你我之间的感情算什么?”

“你还太单纯,你太天真,过不得日子的,我•••”

“我可以学啊!我很聪明,什么都可以学会的!”

“我们不合适!”,陈近云喊出这一句的时候,已经是筋疲力尽,腿一软委在了地上。

谢思听闻这句,一下子怔住了。他侧着头,颤抖着嘴唇看着坐在地上的陈近云:“你,你说的,是,是真的吗?”

“你放过我吧!”,陈近云平静的说出这句话的时候,正和谢思四目而对。

这一刻,陈近云在谢思的眼睛里面看到了不甘和绝望,谢思在陈近云的眼睛里面看到了绝情和无奈。

“好,好!既然,既然你这样说,那我也无话可说了”,谢思连续吸了好几口气,才将自己的情绪平复了下来。

谢思驾轻就熟的走到了冰箱前,打开,伸手拿出一瓶红酒,然后走到了茶几上,倒进两个杯子。

谢思端起两只杯子,走到了陈近云的面前,递给了他一杯:“喝了这杯酒,你我从此就是路人了,就当我们从来都不认识,以后江湖路远,不必再见了!”,说完,伸杯子过去碰了一下杯,一饮而尽。

陈近云看了看谢思手中的空杯子:“对不起,我给不了你想要的陪伴,就这样吧!”,说完,他也将杯子里面的红酒喝的一点都不剩下。

喝完之后,陈近云起身来,走到茶几之前,将杯子放了下来,一屁股坐在沙发上:“卡你拿着吧!要是不够,我会想办法再添的”

谢思也走了过去,将杯子放在了茶几上,微笑的看着陈近云:“我不要钱,我只要你陪着我”

陈近云皱了眉头:“都说了是路人了,你怎么还•••”

话还未说完,陈近云突然就感觉身体不对劲了,脑袋开始晕了起来,眼皮子就像是坠了铅块一般,不住的往下沉。

陈近云艰难的举起右手,指着谢思:“你•••”

谢思依旧微笑着说:“我说了,我要你一直陪着我”

就在此时,陈近云才发现茶几上面沾着白色粉末的纸:“你,你给我吃了什么!”

谢思走了过去,伸手捧起陈近云的脸颊:“只是让你睡一觉,等你睡起来,我们就能永远在一起了!”

“我,我•••”,还未说完,陈近云便已经昏睡了过去。

谢思笑眯眯的从地上捡起自己扔在地上的包,掏出了一个装着福尔马林药液的玻璃缸,一只自制的铁爪,还有一小瓶不知道是什么的液体•••

谢思抄起铁爪,坐在陈近云的腿上:“近云,你的心,永远都属于我!”

血色漫了屋子,腥味充了房子,恨意蒙了双眼,爱意却露了马脚。

“铁爪子哪里来的?”,谭子彰谈了谈烟灰问道。

“我找一个机械与工程系的男生给我做的,那些脚印的模具也是他给我做的”,谢思很淡然的回答道。

“老虎的唾液哪里来的?”

“我一个高中特别铁的兄弟在虎园当饲养员,我求他给我弄的”

“后悔吗?”

“不后悔”

“知道自己会有这么一天吗?”

“当我坐上大巴,想起茶几上那两个杯子的时候,我就知道自己迟早有这么一天”

谭子彰一边点着头,一边将烟蒂按进烟灰缸,然后问安思予:“都记下来了么?”

安思予点了点头:“一个字不差”

“拿去让她签字吧!”

“好”

审讯室外,王东原和谭子彰并排站在一起,看着里面正在签字的谢思问道:“谭警官,你是怎么凭一段毫无意义的监控视频,就把她给找到的?”

谭子彰点了一支烟:“很简单”

猎魔档案

猎魔档案

作者:百里安类型:奇幻状态:已完结

分明的世界,人便是人,妖便是妖,魔终是魔有些人虽然披着人皮,但是却被邪心左右,堕入魔道有些魔虽然生着魔壳,但是却生着一颗善心,超...

小说详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