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五四阅读网 > 资讯 谋妃在上长谣魏骥年无广告小说全集阅读

谋妃在上长谣魏骥年无广告小说全集阅读

时间:2019-10-28 07:23:21编辑:梦蕊

谋妃在上小说主角名为长谣魏骥年,是作者白君白创作的一部十分精彩的古风言情小说,正在网易火热连载中。全书主要讲述身为大秦的少帅,长谣做好了被俘虏后殉国的准备,毕竟突厥梁人讨要五座城池来换她一命。她自认身价值不得五座城池,也不忍这几年随父亲拼死征战夺下的城池就这么拱手,不如死了,也不枉身体里传自父脉的铮铮铁血。未料想西京城中那一手把持朝政的魏侯,竟然真的割了五座城池换她一条命,长谣当真是受宠若惊。待她拖着伤痕累累的身体回到西京,更是发现,这魏侯的画风好像有哪里不太对劲?接着长谣便是一直处于受宠若惊的状态中,每天胆战心惊的看着下了朝堂莫名抽风的魏侯。彼时长谣不知,这一惊,她便惊了一辈子,惊到最后坦然受之,甚至恃宠而骄……

《谋妃在上》 第9章:两次恩情 免费试读

魏峥看见那颗晶莹的泪珠凝在女子的眼角,稍顷黯然滑落。

沈焕……

这个没有军籍却在攻破凉州的几次大战中屡建奇功的人,竟然让大秦出了名的铁血女帅梦中泣泪,倒真有点本事。

魏峥一双凤眼斜睨着路长谣,嘴角的弧度带着丝讽意。见她睁开了眼睛,魏峥换上了一抹清淡笑容。

“路姑娘感觉如何?”

长谣看着宫里屋顶上的雕花,眼睛涩得发疼。

她方才,又梦到了沈焕。梦到了与沈焕的初见,如果重来一次,她想她仍然会救他,但是不会信他了。

她难受,不是因为沈焕的背叛,而是自己的错付信任。幸好自始自终,她仍存一丝理智,没有爱上。

果然,感情这个东西,是最碰不得的。

她张了嘴,嗓子有点哑。

“多谢摄政王相救,长谣感激不尽。”

魏峥对这句客套话显然不受用,拂袖起身。

“感激不尽倒不必,本王只是不解,路姑娘得罪了什么人,刺客竟然大费周章的刺杀皇帝转移视线,而真正目标却是路姑娘你呢?”

长谣哑然。

刺客如果是想杀她,刺入她穴道的就是剧毒而非软筋散了。长谣思及此处,心中已经有了模模糊糊的猜测,只是这猜测的答案却仿佛是一把千钧重剑悬在她的心头,每一想起便是一道血淋林的伤口,令她饱尝苦楚。

长谣闭上眼睛,咬紧牙关,将眼中浸润的湿意死命压了下去。再睁眼时,双眼已是如同幽深古井,平静无波。魏峥在旁冷眼看着,这个女子即便在此时,脊背也是挺立如松,不曾弯下一分一毫,仿佛那刚才的脆弱,只是他的幻觉。

长谣起身,才发觉身上的衣服已经不是出门换的那套衫裙,从内到外衣服光洁崭新,倒像是从成衣坊新购买而来。她微不可闻地叹了口气,这一次可真是欠了摄政王莫大的人情,只怕难以偿还。心中如此作想,面上仍然恭敬,抱拳向魏峥施了军礼。“叨扰摄政王已久,恐家中母亲挂念不安,请容许长谣先行离开。”一抬眼,便正撞上魏峥探究的目光。长谣本能地就想垂下眼避开,魏峥的凤眸太过明亮,对视得久了似乎心中秘密都袒露在这锐利视线之下,无所遁形。

可是最终她没有。长谣直直地看向魏峥,她曾经出生入死都毫不畏惧,她曾经遍历痛苦仍咬牙坚持,她曾以为自己会死,可既然没有死掉,就一定要好好活下去,哪怕痛彻心扉。

迎着她视线的摄政王却忽然莞尔一笑,一时间市内冷凝的气愤如同春日融冰般消散,和风温煦。长谣不由失神愣住。这个摄政王,真是难以捉摸……不过,相貌倒是一等一的好,长谣平生所见人物外貌风仪能与之匹敌的,只有艳冠群芳的西京第一美人萧落梧了。

想到此处,长谣不禁面上发热,连忙移开目光。只听到魏峥悠悠开口:“既如此,本王便不留人了。”说完向门外唤了一声。“青寻,安排人送路姑娘回总兵府。”门外青寻应了一声,随即领命而去。

长谣再次深深一行礼,便要离去。刚转身,便听到身后魏峥懒洋洋地声音传来,“路姑娘,此番我救了你两次,不知你要如何报答?”

路长谣脚步一滞。几次短暂的接触她已能感觉到魏峥心思深沉,绝非易于之辈,此次人情难还,她已有心理准备,只是两次?怎么会是两次?

还没等长谣出声发问,魏峥竖起手指放在唇间做了个噤声的手势,笑得狡黠如狐,“本王知道你在疑问什么,只是不可说,不可说。日后你自会知晓。听闻风鸣军少帅一言九鼎,军中有传言‘得千金不如得少帅一诺’。此番恩情,你不可忘记。”

长谣心中一沉,面上却迅速镇静下来,不卑不亢道:“恩情自不敢忘,定当奉上重礼以谢。”魏峥闻言,只是微笑不言,目送长谣离去。

重礼?什么样的重礼,担得上总兵府长女,风鸣军少帅的命?路长谣,你可千万别让本王失望啊……

……

原本风光秀丽的沂水之岸,也因这一场突如其来的刺杀蒙上了一层阴影。空气中似乎都弥漫着阴谋的味道,人人惊惶不安,唯恐还有隐藏在人群中的刺客正蓄势待发,打算刺出致命的一剑。

宫中的侍卫已经将沂水边上尽数围住,闲杂人等皆是无法靠近。而原本在沂水游玩的民众也被勒令不许乱动,要等到侍卫一一排查,核实身份才可放出。

一时之间,沂水之岸混乱不堪,有些幼小的孩童被这紧张的气氛吓得哇哇大哭,做父母的连忙捂住孩子的嘴轻声安慰,唯恐孩子的哭声惊扰了这些冷酷的侍卫,将事情推到更加糟糕的境地。

达官贵人们的待遇就要比普通百姓好上许多。原本画舫上的宾客们都被客客气气地请下了船,允许他们派人回去报信,再让家中人驾着马车来接。有些原本就是驾车过来的,便也让他们的仆从牵来马车,核对一下身份便可离开。

贵人们心知刺杀事件不同寻常,再呆在现场难保不会沾惹上什么麻烦甩脱不掉,若是落到摄政王的手中,只怕不死也要脱层皮。因此倒是及其配合侍卫的工作,驾着马车便带着家眷赶紧离开,不想在这个是非之地多待。

然而总有一些例外。

隽宁翁主满不在乎地看着这乱糟糟的景象,心中不以为然。她才不想走呢,头一次看到小皇帝被人刺杀,真是惊险刺激啊。珺宁知道,只要有自己的小舅舅在,魏昭就不会有事。在她心里,就没有小舅舅保护不了的人。竟然有刺客敢来挑战她的小舅舅,真是死有余辜。

隽宁歪着头回想起那个倒在血泊之中的舞女,嗤之以鼻。那样的身手,别说小舅舅了,普通的殿前侍卫都可以轻而易举得打败她吧,不自量力,真当皇帝身边尽是些阿猫阿狗的人物吗?

谋妃在上

谋妃在上

作者:白君白类型:古言状态:连载中

身为大秦的少帅,长谣做好了被俘虏后殉国的准备,毕竟突厥梁人讨要五座城池来换她一命。她自认身价值不得五座城池,也不忍这几年随父亲拼...

小说详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