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五四阅读网 > 资讯 酷丫头的贴身霸道总裁小说在线阅读 殷亦桀玉壶冰小说章节目录

酷丫头的贴身霸道总裁小说在线阅读 殷亦桀玉壶冰小说章节目录

时间:2019-11-09 07:21:32编辑:怜蕊

男女主角是殷亦桀玉壶冰的名称为《酷丫头的贴身霸道总裁》,是作者甲乙明堂倾心创作的一本总裁小说,小说中内容说的是:妆可人,15岁,父亲杀人母亲逃跑,法院指定陌生的年青总裁为她的监护人。殷亦桀,25岁,冷酷霸道,却甘愿成为一个小女孩的奶爸。他用温柔为陷井,宠她,爱她,无微不至的照顾她,让她了解亲情的可贵,家的温暖。然后,再亲手将她打入深深的地狱......

《酷丫头的贴身霸道总裁》 第8章 他的温柔 免费试读

我随意的挑了一对绿色的,把两边卡住。换了拖鞋,深呼吸,开始做作业。

化学作业才做了一半,就听得书房门口轻轻的敲了两下。

殷亦桀站在门口看着我,一身浅绿睡袍,将修长的身材轻束着,胸口露出一些健美的肌肤,每一时肌肉都似乎充满爆炸性的力量。

眼神略带责备,似乎我是个不懂事的孩子。

他的手里端着一杯牛奶,慢慢的送到我跟前。是让我喝了去睡。

晃了晃脑袋,揉揉脖子,见他坚定不移的站在那里,我只得解释:“这几天欠下好多作业,做了快一半了。”我一直都是个好学生,从不无故拖欠作业,现在既然已经上学,就的赶紧补上。

殷亦桀走到我跟前,摸摸我半干的头发,扯了一边的毛巾,轻轻给我擦拭湿发,指尖的温柔,从发根直传到我脚板底,搞得我头晕,浑身脱力。

殷亦桀替我把头发擦了一遍,转身出去。高大的身影,有点儿陌生。

我低下头,咬了咬嘴唇,眼眶有些湿润。

除了奶奶疼过我,还从来没有个男人这样对我。

我不知道该怎么面对,该如何接受。

看看牛奶,再看看他,黑漆发亮的眸子,犹如夜空中明亮的星子,让我难以拒绝。

喝了牛奶,赶紧站起来,漱口,睡觉。

许多的事情,不是十五岁的我,能搞清楚明白的。

我就象是一个在沙漠里走了很久的饥渴的人,遇到有人给水,就算是心里知道这水有可能有问题,但怎么也忍不住不去喝吧。

拉开窗帘,视角刚好,能看到昏暗的天空,闪耀着几颗星星。

有星星的夜里,是不会太孤独的。

闭上眼睛,在牛奶的作用下,入眠。

因为一向不是很有安全感吧,我睡觉很惊觉,一点风吹草动的,就有点似醒非醒的。

过了好久,房门被无声的推开,和昨晚很像。

有了昨晚的经历,我,不太怕了。

那温暖的手指轻轻的抚过我的胸前,拉好我的被子,他的动作极为缓慢,似乎慢惊醒我。

指背擦过我的下巴,很舒服的感觉。

隐约传来一声男性的叹息。

朦胧间,有一双大手,轻轻把我头扶到枕头上。

无声的叹息,修长的手指,划过我双肩,一点儿冰凉的触感,延缓梦的来袭。

薄薄的被子,没有什么重量,盖上我受凉的肩头,却很暖和。

眼皮沉沉的合上,在意识完全消失的瞬间,我感到额上,有一点儿温软的触碰

淡淡的他的味道,飘入我鼻端,那么,刚才,就应该是,是他亲了我吗?

应该是吧!

以一种父爱的方式,亲吻着我的额头,似乎我只是一个小婴儿。他对我的一举一动,似把我当成他的孩子。

只是,这关怀这温柔,实在有些过了火。

不,也许是正常的吧,因为我从来也不知道正常的父母如何对待女儿。

我极为矛盾的为他辩解。

希望一切都和我想得一样,美好而纯洁。

在冷漠的环境里长大,唯一爱我的奶奶亦早早的力不从心,早终病体缠身而去。

实在是太久没有当孩子的待遇了。

大概上天在抛弃我多年后,终于怜惜起我来了吧。

一夜无梦,他也没走到我梦里,那个吻,也没有!

睁开双眼,外面还很暗,也许,我还能再睡一觉。

翻了个身,生物钟却提醒我,也许,不早了。

懒懒的再翻身,瞧见枕头边一个很cute的小猫咪,眼睛眯成一条线,它的肚子上,已经七点了。

我赶紧坐起来,真是要命!我怎么这么能睡?要迟到了。

房间窗帘已经拉上,那,是他拉上的吧。

唉,所有的印记,都有他。

我赶紧跳下床,冲到冲到卫生间。漱口,顺便,鞠一捧水往脸上一泼,拿毛巾一擦。拿起梳子,用最粗暴的方式,三两下理顺。

放下头发,上厕所,洗手,到更衣室。

呃,我所有的旧衣服,都不见了。偌大的整体衣柜,充实了一小半。各色很可爱的衣服,分门别类整齐的摆放着。昨晚匆忙间没在意,这下,只能穿这个了。

随便翻出一身来,还不错,不但好看,和校服款式也相近,凑合着还行。

开门出来,床已经收拾好了,窗帘拉开,暖暖的阳光走进来,一室馨香。

殷亦桀正在看晨报,抬眼看了我一下,似在问睡得好吗?

我,点头。

殷亦桀对我的态度似乎十分满意,眼睛里微微露出一丝笑意。

殷亦桀一直忙,每天都和我一起出门,送我去学校。

按时让人送饭过去,然后让司机接我回来。

每天回来,舒服都会默默的给我准备好吃的。

热乎乎香喷喷,吃一口,一天的心情都会好起来。

衣食住行,加学习,大概就这么多事儿。我的监护人,做的很到位,对我很好。

殷亦桀的工作很忙,他自己一般都弄到很晚回来,基本上他回来后我都早睡着了。只有在早餐桌上才见他一面。

但每天他都会找个我们俩都有空的时候给我打电话。

“可儿,刚到的那些衣服,合身吗?”殷亦桀声调略微有些变化,貌似推开背景女声。

“恩。”能穿的都合身,我没所谓。牌子和价格在我这里很失败。

这些天天天的都是新衣服,舒服不许我自己洗衣服,柜子里也没空过还没轮换过来,今儿回来,柜子里又添了好多。

而且都给我搭配好了,从头饰到鞋子,和袜子。

长这么大,我真的,真的,真的觉得,自己第一回做奶娃娃。

偶尔我都怀疑,再这么被宠下去,等离开这里,我怎么办?

可笑的是,我现在已经开始沉沦,在这美好的生活里感觉到隐隐的可怕。

他不打听我的隐私,我也不知道该说些什么,所以每次的通话都很短。他问我几句吃了什么、学习状况。

我大多数时候都是“恩”。

我不大习惯别人对我太好,甚至有些怕;但送到我手上,我适应能力还是很强的。

很久没有这么舒服的日子。

空气一片宁静,生活美好的不真实。

不知道为什么,脑子却有些乱,一点儿烦乱。我一贯的冷静,似乎受到某种冲击。

有股温柔的泉,从我心底深处,要往外喷涌,很难压抑。

奇怪的是最近喝了那代表爱心的牛奶后,真的觉得困了。

是不是这柔软舒适的大床,很适合睡觉,也很解乏。

每天晚上九点半,喝了牛奶的我立刻就会想去睡。

而且,一向警觉的我睡得比以前沉了。

往往倒在床上,没几分钟就呼呼大睡去,而眼睛一睁又到了天亮。

是不是舒服的生活让我恢复了少女贪睡的本性?!

又或者......

有的时候我会有些害怕,害怕自己晚上会失去什么?

害怕不应该发生的事情发生了?!

可是每每我都发现,我,还是完好的我!

我不知道殷亦桀夜里还会不会来替我盖被子。

或者说,还会不会给我一个近乎父爱的吻?

又或者......

不,我不应该胡思乱想,殷亦桀是什么人,年青英俊单身有钱,他要什么样的女人要不到手。

何必来招惹我这样未成年的少女呢?

做为我的监护人,他是一定看过我的资料的。

我于几年前做的那一件反击,实在很能看出我的个性来。

我不是一个象我的外静这样安静乖巧的女孩子。

如果有人踏到我的底线,我亦会做出最最凶狠的反击。

如果他是一名LOLI控,我的年纪显然太大了。

每晚喝了牛奶之后我想睡觉,而且他有得是机会,但显然,他志不在此。

那么?他是在玩养成游戏吗?

用虚假的温柔来浇灌我,用时间和习惯来驯化我,用大笔的金钱来**我?!

让我慢慢成长为只属于她一个人的玫瑰?!

也不象。

处于我的环境,我是一个对男性的那种眼神很敏感的人。

他看我的眼神,基本上都是大哥哥包容小妹妹的感觉,少了些热度,多了些奇怪的东西。

近乎怜惜的眼神。

有一天晚上,我关门的时候,夹了一根长发于门侧。

我不知道想试探什么?

但,第二天早上,我发现,它,不在那里了?!

那么,殷亦桀晚上还是到了我的房间吗?

还是替我盖了被子?

还是给了我一个近乎父爱的额吻?!

无论如何,我和我的奇怪又神秘的监护人同居生活还是幸福的展开了。

今天是新生联谊会。

我们学校是省重点中学,生源广泛,学校为了活跃氛围,给我们缓解压力,因此每年开学不久,都要让老生当观众,新生做演员,在台上走一遭。顺便,也给新生壮壮胆子。表演完之后,就是在足球场high。

上千学生,三三两两十个八个,围成一圈圈聚成一堆堆,吃着自己带的食品,玩着自己的花样。还有人点上蜡烛,宛如甚大的烛光晚餐。历史上最high的纪录,是某最牛X的新生,在一旁点燃篝火,搞篝火晚会。

但这些繁华和喧嚣,离我都有点儿远。

忽然,四处响起一片声尖叫。

“天呐!快来看!”

“房车!化妆车”

“妆可人!”

“太夸张了!真有钱,一个联谊会就派辆车过来。我姐结婚还是好多人合一个车去拍外景。”

“妆大美人好福气,遇上这么多金的钻石王老五!还对她‘这’么好!啧啧啧。”

酷丫头的贴身霸道总裁

酷丫头的贴身霸道总裁

作者:甲乙明堂类型:现情状态:已完结

妆可人,15岁,父亲杀人母亲逃跑,法院指定陌生的年青总裁为她的监护人。殷亦桀,25岁,冷酷霸道,却甘愿成为一个小女孩的奶爸。他用...

小说详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