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五四阅读网 > 资讯 仕途无悔厉元朗季天侯大结局小说免费阅读

仕途无悔厉元朗季天侯大结局小说免费阅读

时间:2019-11-12 11:58:59编辑:新柔

主角是厉元朗季天侯的书名叫《仕途无悔》,是作者旖旎风光所编写的官场风格的小说,内容主要讲述了人生如戏,命运如此。心有百姓,大公无私。厉元朗身处错综复杂的情势下,披荆斩棘,迎难而上,谱写一曲新时代的壮丽篇章

《仕途无悔》 第16章 各有各的打算 免费试读

奇怪的是,广南市委常委会结束之后,却来了个冰封消息,无论哪一名常委,嘴上都贴了封条,决口不谈。

耿云峰坐在办公室里,第一时间得知会议开完,特意起身把办公室的门紧锁上,小郭已被他打发走了,即便只剩他一人也不放心。

他拍了拍日渐老化而又跳速飞快的心脏,做了个深呼吸,这才抓起桌上的话机,拨了一连串号码,弯腰恭敬的说:"市长您好,我是云峰……"

的确,耿云峰是沈铮的人,要不然他也不能底气这么足,吃定了县委书记宝座是他的。

广南市第二号人物,可不是说说那么简单,根深蒂固的本土派,投奔到他门下,耿云峰有理由相信,他的前途一片光明。

"云峰,会上水书记做了冰封消息的要求,我不能破这个例,明天士湛部长将代表市委去你们甘平宣读任免结果,你要有个准备……"顿了一下,沈铮继续道:"士湛部长要找你谈话。"

按说,组织部长找谈话,这是工作调动前的信号,是好现象。但是,甘平县因为特殊原因,人事方面特事特办,他已经得到市委办公厅通知,明天恒士湛先找个人谈话,之后就在全县干部大会上宣读市委决定。

那么就是说,耿云峰跟别人正好相反,先宣布组织决定再进行组织谈话,别看顺序颠倒,意义却大不相同。

沈铮没明说,等于间接告诉耿云峰,他已经在县委书记人选上出局了!不仅仅是出局,有可能县长都不保!

他要挪窝,不可能待在甘平县了。

想到此,耿云峰犹如晴天霹雳,整个人瞬间目瞪口呆,一屁股瘫坐在老板椅上,浑身冒虚汗,就连喘气都不匀乎了。赶紧哆嗦着手从衣兜里掏出速效救心丸,颤巍巍搁进嘴里含住,眼睛一闭。煞白的脸,在灯光掩映下,好像死人一般。

林木也是焦急万分,不过他这人城府颇深,大风大浪经历久了,心态坦然许多。坐在椅子上,林木拿着一支中华烟放在鼻尖底下,微闭双眼,发际线靠后却没几根的头发,黝黑锃亮,一看就是长期染发的结果。

他将头往后仰着,竟像个小孩一样,嘴唇一撅,和鼻子形成一个夹子,紧紧夹住那支烟,玩弄起来。

忽然,手机响起,不是电话而是手机,这个讯号告诉他,来电很重要。

林木赶紧把中华烟拿下来撇掉,下意识紧紧抓住手机,说:"老领导,您好!"

那头的尤明川呵呵一笑,道:"林木啊,这一次我没想到,水庆章还是卖了我一个面子,毕竟多年老同事了,我的话他还是能听进去几分的。我不方便直接告诉你,反正对你只有好处没有坏处,慢慢来吧。"

有些干部喜欢有话不直说,要让你自己领悟,尤明川就是其中之一。好在林木头脑够聪明,稍动几分心眼就明白了,他当县长没戏,不过有个意外收获。

也行,不急于这一时,十几小时后就全能知晓。林木冲着门外喊了一声孙奇的名字,大手一挥说:"走,吃饭去!"

"回家?"孙奇小声问道。

"去你姐家开的家常菜,真有点饿了。"

与林木好心情相反,钱允文急成了热锅上的蚂蚁,在办公室里团团打转。

不知出于什么原因,恒士湛最终也没去成省委政研室接替水庆章的位子,对于钱允文应该是好事,可他却一点也高兴不起来。

恒勇一直赖在甘平县不走,住在五星级的金鼎大酒店总统套房里,每晚一万多的房费,还有时不时去夜总会或者洗浴城享乐,一天算下来好几万呢。这些钱全是他钱允文买单,一想起来就肉疼。

当然了,钱允文才不会花这种冤枉钱,随便找一家企业,让他们掏就是了。可是,如果这些钱不花在恒勇身上,直接给他上供,还不是一样花他的钱么。

因此,在市委常委会结束没多久,钱允文就给恒勇打了电话,少了恭维和低三下四,直接问他结果。

不成想嘴上绑大喇叭的恒勇,却也学会了打太极,没说结果而是颇有意味的告诉他:"放心吧,钱县长,我爸明天来会找你谈话,你的钱不白花,肯定会给你好处的。"

好处?多大的好处?老子可是花了那么多的钱,别再是竹篮子打水一场空吧。

相反,厉元朗却优哉游哉的跟个没事人一样,尽管金胜也沉不住气问过他,厉元朗却让他放宽心,成功与否明天自有公论。

其实他也不知道最终结果怎样,虽说一直跟水婷月有微信联系,偶尔也偷偷通话,但是关于甘平县人事问题,厉元朗从不谈起,也不让水婷月说,他不想在两人关系中间夹带私欲。

爱情就该是纯粹的,纯白无杂质,这样的爱情才能更加久远。

这些天他把自己关在家里,细心研究那份甘平县经济发展计划,不断补充和添加新的想法和内容。有时,他也开车下到乡镇,实际调查研究,完善那份计划书的实质。

期间,他还去了一趟单位,主要是小丫头苏芳婉给他打电话哭诉,他前脚离开,杨绵纯后脚就让小丫头去当清洁工,负责打扫整个楼的卫生。

真是欺人太甚,杨绵纯太不是东西了,有什么冲自己来,欺负一个还没转正的小姑娘算什么本事。

为这事,他跟杨绵纯大吵一架,很少动气的他竟然拍了桌子,把杨绵纯气得差点坐轮椅,指着厉元朗一句话也讲不出来。

最后,在众多人眼皮子底下,厉元朗霸道的一把抓住苏芳婉的手腕,大步离开老干部局。

"后悔不?要是后悔的话,现在回去也不迟。"

"大叔,我……"苏芳婉索性把心一横,甩了甩马尾辫,挺起傲人的弧度曲线,说:"我不后悔,不行就回家种地,省得在这里受罪挨欺负。"

"小丫头。"厉元朗摸着她柔顺乌黑的发丝,说:"放心吧,有机会大叔一定给你安排个好地方,这事急不来,慢慢等。"

"嗯,大叔,我跟定你了。"

不知道这句话是不是有双重含义,小丫头竟然双颊微红,低着头不敢看厉元朗了。

而就在刚才,厉元朗接到老干部局办公室的电话,通知他明天上午十点,在县委大会议室召开全县科级以上干部大会,要他准时参加。

科级以上干部大会,要厉元朗参加已经算例外了,关键他还在停职期间,更让他摸不着头脑,百思不得其解。

话不多说,第二天上午九点半,不少干部已经走进大会议室签到。当杨绵纯看到厉元朗时,有些奇怪的问:"你怎么来了?"

厉元朗也没客气,绷着脸说:"是办公室通知的。"

"他们肯定搞错了,科级以上干部大会,你不过一个副科级,还在停职期间,我这就问问。"当着厉元朗的面,杨绵纯打着官腔问办公室主任,结果对方说,让厉元朗参加会议是县委办直接传达,他无权不执行,更不敢过问。

"搞什么搞!"杨绵纯也不搭理厉元朗,正好有个熟人经过,装模作样找人家聊天去了。

"喂!"正这会儿,季天侯红着眼睛从签到处过来,拉着厉元朗悄悄说:"金县长一早就被叫去谈话了,知不知道内幕?"

厉元朗摇了摇头,季天侯小声嘀咕道:"但愿梦想成真,这事折腾我好几晚睡不着觉,都快崩溃了。"

"别什么事都往这上面赖,你睡不着觉是不是冯芸那里交不上粮食了?"

"滚,你小子这时候还有闲心开玩笑,我都快急死了。"季天侯胳膊肘捅了厉元朗一下,脸上神色始终紧绷着。

"急也没用,顺其自然就好。"

厉元朗和季天侯坐在一起,他放眼望去,整个会场参加人员果真都是科级以上干部,他是唯一的副科级,有点鹤立鸡群的感觉。

九点五十五分,随着欢迎进行曲的播放,市委常委、组织部长恒士湛走在最前面,接着是组织部女副部长付艳华,然后是方玉坤,市政府秘书长。厉元朗见过他,代表市委市政府迎接水庆章就任的,便是这个方玉坤。

他身后才是面如死灰垂头丧气的县长耿云峰,而耿云峰身后,却是意气风发的金胜,再往后是林木、钱允文还有一干原来的县委常委们。

最令人吃惊的是,走在队伍最后面的是个三十来岁的美女***,厉元朗眼睛瞪成了铜铃般大小,张大嘴巴一脸吃惊相。

竟然是她?怎么会是她?

仕途无悔

仕途无悔

作者:旖旎风光类型:官场状态:已完结

人生如戏,命运如此。心有百姓,大公无私。厉元朗身处错综复杂的情势下,披荆斩棘,迎难而上,谱写一曲新时代的壮丽篇章

小说详情